我的位置: 坪山新聞網>新聞中心>深圳新聞>

橋拱彎彎連兩岸 河水清清飛白鷺 一座“賴漢橋”多少感人事

來源: 發佈日期:2021-01-08 10:35 坪山新聞網


嶄新的三孔拱式“賴漢橋”飛架兩岸。


當年修建的“賴漢橋”老橋。


“賴漢橋”橋碑保留至今。

原標題:橋拱彎彎連兩岸 河水清清飛白鷺

一座“賴漢橋”多少感人事

見圳客户端·深圳新聞網2021年1月8日訊(深圳商報記者 張妍 通訊員 黃海旋)大鵬半島中部,全長3.2公里的鵬城河,蜿蜒向南入海,是唯一流過大鵬所城的河道。鵬城社區段,一座三孔拱式橋飛架兩岸,橋身嶄新,橋頭石碑的字體卻已有些模糊。定睛細看,上書“賴漢橋丁卯年冬立賴國富”。

昨日,王福、歐進興、羅育燦、盧水根、黎建新、賴意滿,6位平均年齡近八旬的老鵬城人聚集橋頭,用大鵬山歌的形式唱出這座歷經34年風雨的賴漢橋重建的故事。

搬遷校舍遇到難題

上世紀80年代,改革春風吹進大鵬半島,鵬城附近辦起了幾座“三來一補”大工廠,外來務工人員越來越多,他們的孩子要上學,原位於所城北門的鵬城學校校舍捉襟見肘。

69歲的盧水根當年是鵬城學校老師,“四五百名學生把教室擠得滿滿當當。”他説,大鵬華僑、本地鄉親與政府共同出資,在鵬城河西岸建起了新校舍。1986年,鵬城學校遷入,班級增至14個,學生擴至800餘名。

當年,鵬城社區工作站工作人員王耀南讀四年級,到現在他還記得遷入新校舍的興奮。可很快,學生們就遇到了一個難題——過河。

鵬城河不算寬,水也不深,村民們在河裏立幾塊石墩,用於過河。“夏天捲起褲腳過河還挺好玩,冬天太冷了,褲子濕了上課很難受。”王耀南説,“每到雨天,家長就讓我們繞道大馬路返校,原本1分鐘的路程變成了10分鐘,馬路車多,不安全。”

旅美華僑捐資修橋

1987年冬,旅美鵬城華僑賴漢返鄉,見此情此景,決定捐款5萬元修橋。

羅育燦當時是主管僑務的大鵬鎮副鎮長,見證了始末:“賴漢將善款委託給鵬城學校建設委員會統籌建設,約半年,一座三孔石板橋就建好了,從此村民再也不用為孩子們過河提心吊膽了。”

橋建好後,村民命名為“賴漢橋”,並在橋頭立了石碑和碑記,由羅育燦親自撰寫。

當年的5萬元對於賴漢來説並不是一筆小數目,他在美國一直在餐館打工,並不富有。“後來,我到過紐約賴漢的家裏,他跟我説‘我賺的每一個銅板咬開都是有血有汗的,但能用這些錢在家鄉修一座橋,我就算死也瞑目了’。”羅育燦説,這句話讓他感動至今。

2002年,鵬城學校遷入了現址,更名為“大鵬第二小學”。賴漢橋的使用率越來越低,加上存在安全隱患,後來被封。

拆除重建沿用舊名

市“水污染治理”工作2019年重點項目——鵬城河綜合整治工程正式啓動。“鵬城河河道拓寬10米,原來的石板橋已不夠長,加上石板橋過流面積小,導致社區出現局部內澇。”新區建築工務署工程師李海龍表示,賴漢橋所處位置河道無法滿足防洪標準,須對現有河道進行擴寬和清淤。

新區統戰社建局瞭解此事後,專門給賴漢的兒子賴國富寫了一封信,通報相關情況,附上《賴漢橋拆除重建情況説明》、現狀圖、重建效果圖和設計圖。同時,新區決定為尊重歷史,紀念賴漢先生,拆除重建後的新橋名稱仍沿用“賴漢橋”。

2020年12月25日,鵬城河綜合整治工程完工驗收,新賴漢橋也正式啓用。

“橋拱彎彎連兩岸河水清清飛白鷺”,“賴漢橋”已成為鵬城河上的新景。


編輯:邱嘉熙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